ARASHI💙❤💚💛💜
团饭紫担✨团内CP都吃的很愉快✨
特别是润润相关CP⭐最爱的是公主头扎小辫子的润润🌸

【AD】2013年 小大在Arashi Discovery提到松润的部分

潤智LOVELove的bot君:

愿愿:




2013年全年,同时附加了2012年12月的两次,因为都是说编舞的事情,关联比较紧。




 




其他年份见2014年2015年




 




20121205
(自己有担当这次巡演的编舞,讲了编舞中的劳苦。)然后呢,但是呢,让我高兴的是啊,在给member教舞蹈动作的时候,松润他啊,虽然正好是多拉马拍摄任务繁重的时期,非常地忙。我不是教舞蹈动作么,他说完全记不住,“不行啊,完全记不住”。嘛,一开始我很吃惊,嗯。啊咧?还以为我编的动作记起来很难,觉得是不是不行呀。
然后呢,本番么?的前一天的样子吧,那天是最后敲定舞蹈设计的日子,手的位置之类的。有时候呢,这次有时候松润也会加入编舞。然后我问他“这样如何?”他就说,“leader编的动作,即使不去记,也会立刻融进身体里去呢”。融进去了所以马上就忘不掉了。我意外地非常高兴呢,嗯。那个时候呢,我虽然只说了“啊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~”,实际上心里是非常高兴的,虽然并没有告诉松润这一点。
所以说呢,这么说起来呢,我觉得去做了(编舞)这件事呢,果然是挺好的。




(注一下。编舞这件事呢,从次年2月那期可以看出来当初是松润强推,哦,诱骗?他去做的。)




  




20121220
今日一言:かたくな(固执)
嘛,不过我呢,是啊,好像是有顽固的部分呢。经常被松润说呢,“leader意外地好顽固啊~”这样的。嘛,不过从某个意义上来说,是因为着不变的部分吧,“绝对要这样”。
嘛,最近做了编舞,大概松润会想“啊,果然很顽固哪”吧?确实不改变的东西就是不改变嘛。哈哈哈。是最后的Pose那里吧?五个人最后一曲结束后的地方(注:指的是Popcorn专辑的最后一首Up to you),是我设计的pose,被说了“欸?真的要这么做吗?”哈哈。做了像是战队的最后pose一样的动作,当然还没那么夸张,就是要做类似那样的动作。被说了“欸,真的要这么做啊?” “要做的哦” 又被说“等等啊,说真的,换一下嘛~”,我也会说“不,不行,就这么做”这样还是挺顽固的。哈哈哈。因为是我想要看的东西嘛。哈哈哈。我也有这样的一面呢。
不过呢,我觉得我以前不是这么顽固的,各种人来提意见,我听了以后,就会有新的想法浮现出来。要变得更好,就要听取大家的意见。不过以前呢,我的内心中也还是有自己的愿景那样的,所以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。
松润也很顽固哪。嗯,基本自己都有想法的。把自己的意见说出去以后,姑且听一下周围的意见,最终还是会采用自己一开始说的。以前有过的哟,哈哈哈。
所以我们两个人彼此都很顽固的。




  




20130213
今日一言:开朗地说“NO!!”比无表情地说“YES”要好。
(小剧场表演怎样明快地拒绝nino邀请去吃饭的场景)
比如nino跟我说“leader今天一起吃饭吧?” “不要,不行不行不行。” “为什么啊?” “因为已经有预定了。” “把预定取消就好了啊。” “不行,之前就订好了的。” 虽然最后变成了有点搞笑短剧的样子。哈哈。
对了,去年提到的我有编舞的事,虽然我说过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(,实际上在松润面前没做到)。松润跟我说“这首,leader这首,能给这编个舞的吧!”最初我是拒绝的,“不不,这个曲子不行的啦,我做不到的” “不不,你可以的啦~” 之类的,不知为什么,渐渐地我就开始想做了。
那个绝对是被松润下套给坑了啊,我,被松润。哈哈。(あれ 絶対 松潤に落とし込まれてるの、俺、松潤に。)“那家伙,一直说一直说的,我不是就只能去做了吗?”这样的感觉。




 
 




20130419
听众来信,“Jweb松润连载里写了第一次进了O酱的家。怎么会邀请他去家里的呢?”
诶,关于这个来了很多信呢,很多人都问了同样的问题。
是这样呢,什么时候来着,上个月吧?我画画如果在画的过程中,问我”这次让我去你家吧”,我就会说“不要”。哈哈哈。这次是自己觉得已经画完了,于是呢,跟松润两个人一起上舞蹈课的那天,我们是有舞蹈课的,完了大概是中午过了还没到晚上的时候。我们两个那天的工作都只有舞蹈课,然后那个,自然而然的,不知怎么就流向了,嗯?那个,“我家,要来吗?”这样的感觉里去了。
于是就叫他来了,然后看了画。稍微聊了聊在画什么,“我可画不出来”这样的对话,哈哈哈。
真的很新鲜哪!家里啊,那啥,真的,该怎么说呢,有艺人来了的感觉。就觉得,真好啊~。哈哈哈。这种感觉特别强烈。会想“欸?松润在这里,在我家。” 觉得真好啊~ 我这是要说多少遍啊(自我吐槽),啊哈哈哈。
就这么想着,嘛,那天呢,因为到了晚上,就说去哪里吃个晚饭吧。于是松润就搜索了很多,然后那天我们两个就去吃了中华料理。居然是个8人大小的包间,桌子是圆的呢。我们两个就相邻挨着坐下了,聊了很多,工作的事情啊,私人的事情啊,各种话题都聊了。
然后也不知怎么搞的,就吃得很饱了。八点左右吃完了,接下来怎么办呢。然后呢,松润有个认识的人开的店,那里有卡拉OK之类的,松润问我要不要去。于是就去了。嘛,在那里又各种话题聊了很多。呆了有多久啊,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吧?然后呢,一首歌也没唱。哈哈哈哈。
两个人呢,喝着酒,这时候我想到“欸?这样好吗?这是真的吗!?”我嘛,真的也就是跟上岛龙兵这样的,龙桑这样的出去喝喝酒。说不清楚呢!不可思议的感觉?嘛,最大的感受就是,松润在我家里,这样好吗?这种。哈哈。
嗯,说了好多啊,就是这样的一天。非常地开心的。




(其他访谈有提到,他是在跳完了一起去吃饭的时候,给小润看手机里作品照片,说着说着就去家里了的,因为小润说想看他的画。。。至于翘腿趴在他家沙发上查餐馆的小润,他也学了不止一次两次吧。)




  




20130527
听众来信,询问松润在Jweb日记写的巴黎伦敦之行,小大去了没。
嘛,我确实去了巴黎和伦敦,和松润一起。
算是作为学习吧,去看了live,还有超有名的卢浮宫美术馆。巴黎呢,住了两晚,然后第三天的晚上,坐电车吧,往伦敦出发,坐了两个半小时左右吧。然后在伦敦住了一晚,两晚。然后就回来了的感觉。但是很不巧呢,我有个不得不完成的事情,现在还不能说,有点像是截稿日期的东西(注:就是跟草间奶奶合作的24hrTV tee)。一直在旅馆里赶稿。也去观光了,基本上晚上是去看live,早上10点左右吧,吃早饭,然后去美术馆,再吃午饭。我吃完午饭就直接回旅馆了,到晚上之前一直在旅馆里。嘛,是相当难得的宝贵经验。我反正自己觉得挺时髦的呢。
然后伦敦也是,一直在旅馆里。有去买T恤,在礼品店吧。我挺喜欢给那件的,就给member也买了。现在也穿着呢,是在伦敦买的披头士的T恤。
异常地满足呢。是非常好的一次旅行,也相当的短暂。如果能再有机会的话,还想再去呢。




【注:后来经樱花妹根据他们的日程考证,他俩应该是2013年4月24日离开日本,29日回来的】




20130607
听众来信,控的最后大家拉手谢幕的时候,十指相交,感情很好呢。
哦,看的真仔细呢。确实是这样的,最近的live站在一起的时候,基本上是,松润,老夫(わし),aiba酱,吧?然后nino,sho酱,这样比较多。跟aiba酱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,嗯,记不得了,不过大概是2005到06年吧?不知怎么就成了恋人式牵手(十指相交)了,最开始还笑呢,“哇,好恶心啊”这样的。虽然是“搞砸了”那样的一时兴起,现在跟aiba酱恋人牵手就是很普通的了。
但是跟松润,曾有一段时期,我开玩笑地跟他恋人牵手的话,他虽然会笑但还是会接受的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啊,我要跟他恋人牵手的话,就会啪地一下甩开,换成普通牵手方式,我记得。“啊,不能接受了啊!长大成人了啊,这个人!” 从那时候开始,我就没有自信了,现在也没有跟松润恋人牵手的自信呢。这次要不要试试看呢。




 




20130712
听众来信,问跟四个人第一次见面都是什么时候?
开始的时候,确实sho君和松润都好矮呢。嗯,什么时候被逆转了的呀。我现在成了最矮的了嘛。
(跟sho君是15岁的时候第一次见,告诉他他长得跟我一个小学同学一模一样,还记得他很困惑的样子呢。)
至于松润呢,眼睛真的是滴溜溜地转呢。我记得差不多就半个我那么高吧。有一次是坐中央线一起回去吧。那个时候呢,不是流行那种纤细清爽风么,松润虽然很小个儿,可就穿着纤细清爽风呢,基本上已经是西装系了,戴着古奇的皮带哟。从那个时候就开始喜欢这些了呢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呢。
(nino从一开始就很有亲近感,总觉得以前在哪里见过。aiba酱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夏威夷由社长带去的)
要说改变的话,外表上说应该是松润吧?以前非常的可爱呢。现在变成男人了呢。




 




20131107
(列举了一堆自己是不是上年纪了的例证)迄今为止岚的舞台演出不是都挺厉害的么,比如到高空之类的,以前我是完全没问题的,现在台架上升的话会稍稍有点害怕了。好像大家都是这样的。松润,那个,连松润都是这样哦。那个飞索之类做了很多的松润会说“是不是有点太高了?”,“超~可怕啊~”之类的。我就觉得“诶~?!”。这是那个借助钢索倒着行走的人啊,这是那个做了MJ walk的人啊,台架稍微上升一点就开始喊“好可怕~”了嘛。哈哈。怎么说呢,经历了那么多,反转一周都不害怕的人。上年纪了吗?呀,不过还是挺有趣的呢。





 




20131227
(年底O榜的授赏式之后)那天晚上还有控,跟授赏式之间还有那么点时间。我马内甲的车和aiba酱在一起。我就问aiba酱下面打算干什么?“我想吃拉面,所以应该是去吃拉面吧。那leader要不要来?”“啊啊,我去我去。”就变成两个人了。正好松润也在那里,于是松润就说“那我也去吧”。然后就开始邀请大家了。岚挺喜欢这样的,一邀请就都来了。然后大家加上马内甲很久违的这么去了aiba酱认识的店。嘛,说到拉面么就是我来出钱的。(后面就是碎碎念吃拉面人多了居然也能吃到一万多日元)


评论
热度 ( 133 )
  1. 若草色向日葵潤智LOVELove的bot君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若草色向日葵 | Powered by LOFTER